查看: 589|回复: 9

我裝著不在意地回瞭一句

[复制链接]

5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兵

Rank: 1

发表于 2015-5-7 21:06:44 |显示全部楼层
html模版煤城的纯白色口罩
  冰凉的城市单独在灰暗的天空下抽泣,我站在城市的最高点,俯视着这一片朦胧的钢筋水泥的丛林,面前的世界越来越含混。
我本来是很喜欢这座城市的。北方的城市,气象干燥,又没有什么湖泊河流,要是有,那也必定会是人工造的。这是一座煤城,街上大大小小的煤车一年四季,一天二十四小时从来没有中止过。从拉煤车的缝隙里漏出来的煤沫跟着风浪荡在空气中,让人的嗅觉顿时变得敏感起来。我喜欢这座城市,更因为这里是我的故乡,我从小长大的地方。
我素来没有戴过口罩,而你,每次出门或者上街总是离不开它。你总是说,懊悔来到这个处所,受不了这里这么恶劣的环境。从你第一次来到你现在的分开,你就从来没有适应过。
好吧,你后悔来到这里,那我们就不该相遇,不该成为友人。所有的该与不该,现在也已经有了成果。你走了。
白色的纯棉口罩,绣着一个粉红色的KT猫,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礼物。装在一个很精巧的暗红色的木盒子里,那盒子好像还是新做的,披发着淡淡的木香味。
难看吧?喜欢吧? 你开心肠问我,长长的睫毛一直地眨巴眨巴。
你可恨天真的表情,又一次感动了我。 哇!真是太好看,太可憎了!送给我的吗? 我看着那只像你一样可恶的KT猫,想断定一下。我已经无奈描写自己当时有多冲动,反正那天晚上,我是戴着口罩睡觉的。
我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好看你的,或者从你转校来后第一次遇见你,又或许是那一次班级野餐之后。你的座位与我在统一条程度线上,你在左头,我在右头。每一次上课,我都会伸长了脖子看你在不在座位,看你在干嘛,看你当真听课或者抬头做功课的样子。然后像白痴一样傻笑。
为此,我被老师点了好屡次名,还被叫去训导室。豆子他们还常常讽刺我,说我暗恋你,说我胆小,只敢看,却不敢上前跟你说一句话。我想了良久,总是不否认。我想我就是喜欢看你,其余的我什么也没有多想过。那这应该不算是暗恋吧,因为全班同窗都以为我喜欢你。
那次篮球竞赛,我跟豆子代表班级去加入了。你来给我们队送水,一人发了一瓶矿泉水。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,因为我发明你给我的是一块五的娃哈哈,而他们的却全是一块钱的康师傅。我浑身布满了豪情,充斥了力气,我的弹跳也顿时长了三分。下一场比赛的篮板球全是我的。由于我看见你站在球场外一个很背眼的地位。
比赛还没有完,豆子的脚却受伤了,不得不离场。我看着你扶着豆子的身影慢慢远去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踪。豆子是我的好兄弟,他受伤了,我不仅没有关怀他,还嫉妒他,嫉妒他得到你的扶持。呵,我是不是很好笑啊。
从那次当前,你跟豆子就成了很好的朋友。看着你们时常在一起有说有笑,我偶然会插几句话,心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难过。你们俩在一次看起来更像是一对。我只能默默无语两眼泪,径自空守寂寞时。
我匆匆地对豆子冷漠了,跟他的话也越来越少。我厌恶他,嫉妒他。而他却假装满不在乎,这让我更加恼火。
这年的夏天似乎比以往更加热了几分,我和豆子原来约好暑假要一起去爬山的。后来,豆子告诉我你也去,我便想退缩。找了各种不去的借口。我岂非要看着你们在一起嬉笑,然后伪装着也很开心么?
你要是不去,我就跟你断交! 豆子一脸严正地对我说出这句话。
这话狠狠地吓了我一跳,我不明确他话里的意思,更没有让步。我装着不在意地回了一句: 你随便啦,反正我说过了,我有事。去不了。 我想这话肯定伤害了他,他没有再说什么,回身就走了。
那天凌晨,若给我打电话: 方宁,豆子说他家常设有事,去不了了,我在学校门口等你。
我不晓得该说什么好,豆子没有告知她我不去。
哦,知道了。 我简短地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。而后给豆子打电话,没想到他的电话居然关机。我开始有点担心了,豆子是真的生我的气了么?仍是另有起因。不论那么多了,我先去校门口找若,她一个人在那里。
就这样,我和若一起爬山去了。
这是我第一次跟若独处,我很缓和,又很高兴。老是忍不住偷偷看她两眼。她开始跟我说话了: 豆子家里产生什么事了?
不知道啊,我给他打电话了,可是他电话关机了。 我谈话的时候没有看她。然而我知道,她在看着我。
哎,你们俩啊。最近是不是闹抵触了啊? 她问。
没有啊,很好的啊。 我装作什么事也没有。
行了,还骗我啊。你们俩关联以前那天津急用钱么铁,现在这样鬼都能看得出来,确定有事了。 她继承追问这个话题。
我心里不断地念叨:还不是因为你啊。不外嘴上却不敢说出来。
她貌似看出了我的心事,开朗地说: 你呀,真是太不够哥们了。亏豆子一天到晚还不断地跟我夸你这夸你那的。
我淡淡地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我们之间的谈话霎时就沉默了。
若的体能很好,好到让我吃惊。爬到山顶上的时候,我已经累得瘫软在草地上。而她却还是浑身是劲。
山顶不是很高,但是足以俯视整座城市的景致。清风阵阵,带着淡淡的青草的香味,吹过我们被汗液打湿的身材,很是舒畅。
若在我身边坐下。她的皮肤白净透明,像冰一样。
我们坐的很近,喘过气之后,我开端和她说话。这次我看着她的脸,她的眼睛。我没有再回避。
若。
嗯?干嘛啊?这样看着我,好严肃的啊。 我盯的若有点不自由了。
我有事跟你说。 我还是一脸严肃。
什么事?说吧。 若问。
我喜欢你。 我很直接。
我知道啊。 若的回答让我不知道该怎样往下说。
我沉默了一下,傻傻地问: 你怎么会知道啊?
哈。良多人都知道啊。呵呵呵,你看你,有必要这么紧张么?我有那么凶么?其实,豆子早就给我说过了。 若说的很天然。
我登时好像清楚了许很多多的事情。纠结地陷入寻思中。
若看郑州信用卡代还我这个样子忍不住大笑: 你怎么了啊?今天咋这么紧张呢?放松,别影响你的表示。现在这里就是咱们两个人,你有啥话,只管痛畅快快地说出来。 若的性情就是这么豁达,她的笑很清洁,很明澈。
可是 可是你跟 .. 我还没结巴完,她就打断了我的话。
我跟豆子,是吧?你可真能想,豆子不是你最好的哥们么?你连他都不信任。
不是,我就是 ..
好,你不用说了。我现在跟你廓清一下。我跟豆子就是纯洁的好朋友。我们在一起念叨最多的话题还是对于你的。
关于我什么啊?
豆子知道你喜欢我,所以就客串了一下红娘呗!他濒临我,还不是为了你啊!哎。当初好了,豆子是自作孽啊。 若故作感慨。
我越听越听好受,立即就想到了豆子, 真的啊。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肝胆了啊!看来我真的错怪他了。我给他打个电话。 说着,我便拿出手机。
不用打了,他真的是生你的气了。现在手机肯定关机。 若说的是对的。豆子手机仍然关机。若又接着抚慰我: 没事的,别担忧。豆子不是那种吝啬的人,回去跟他好好说说。
哦 我简短地回答。忽然又察觉我表白的氛围已经变味了。于是便真的放松了, 若,你感到我怎么?
你啊,还行吧。长的挺帅,人品呢,也还不错。 若看着淡蓝色的天空,若有所思。
那总体来说,就是还不错? 我问。
嗯啊。
那你喜欢我吗?
应当喜欢吧。
这样的回答已经令我甜心翻腾了。我持续追问: 那我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你会谢绝我么?
若不知该怎样回答,她还是专一地望着蓝天。我们陷入了缄默。
过了很久,若莫名其妙地问我: 你会诈骗我么?
若怕诱骗,因为她受过损害。她喜欢过一个男孩,却也被这个男孩深深地欺骗过。关于这个男孩和她以前的事,若没有多说。我看得出来,她不想再回想起从前。
我们在山顶呆了有四五个小时,聊了许多。下山后,我便带着若去找豆子。
你为什么总喜欢戴着口罩呢? 我看着若的眼睛。
那你又为什么从来都不戴口罩呢? 若反诘我。
我说我从小在这里长大,若很同情我。
这个地方始终都是这样的么? 若问我。
是啊,从我诞生到现在简直都没有什么转变。 我答复。
哦,那这么糟的环境十多少年都没把你给传染了啊。你看你,白白皙净的,真不像是这里的人。 不知道若是在埋怨在这里的生涯,还是真的在夸我。
若说她闻不了这里的空气,实在她以前根本不戴口罩的习惯。也许我该同情她吧。一个成长在南方水土的水灵女孩子,基本就不应该来这里。
从明天起,你也跟我一起戴口罩,能够吗? 若无邪地问我。
我真的好开心。从来日起,从现在起,我乐意一辈子跟你一起戴口罩。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想过的最远的一个问题。
咱们在一起很开心,从没有过一次的争吵。我是比拟随性的人,好些事件都缺少主见。而若跟我正好相反。她很有性格,也很有主意,我们之间所有的事都是她拿主张的。
若叫我带她看日出,我无奈地许可了。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,从来没有看过这里的日出,也从来没有见过、听过谁想要看这个煤城的日出。我要感激若,感谢她让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家乡会有这么美的日出。
我和若商定,每个周末的早晨我都会带她看日出。我们是全部城市里独一的一对看日出的人。我们一起逛街,一起爬山,一起打球,一起造作业
可是若,你离开了。我们之间所有的所有终结了。
我爸因为工作的原因要被调去上海,所以,我也要走了。 清晨五点钟,太阳还未跳出地平线,橘黄色的光晕缓缓地从天空的一个角落里游散开。我的心却一下子缠满了煤云。我惧怕你说这句话。
我沉默不语,望着那娇艳跳眼的余晖,眼神里却是一片逝世寂。
你说要走,那就一定会走。这是我最懂得你的地方。我要把你送我的口罩还给你,你说不必了,这里空气不好,让我本人留着用。我苦笑了。
太阳还没出来,我们之间的谈话就敏捷地停止了。我跑开了。你站在那里。
这是我跑的最快的一次。我穿过大巷冷巷,一口吻跑上了市里最高的商场大楼顶。我脱下身上早已湿透的衬衫,光着膀子,大声地喊着你的名字。我把纯白色的口罩使劲地抛出了天空。
晓风很大,依然带着淡淡的泰州信用卡代还煤灰味。口罩飘走了。  赞
(散文编纂:可儿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六年了,六个暑假,整整六个暑假,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,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不离手,无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章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,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,麦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章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  冰冷的城市獨自在灰暗的天空下啜泣,我站在城市的最高點,俯視著這一片朦朧的鋼筋水泥的叢林,眼前的世界越來越隐约。
我本來是很喜歡這座城市的。北方的城市,氣候幹燥,又沒有什麼湖泊河流,要是有,那也一定會是人工造的。這是一座煤城,街上大大小小的煤車一年四季,一天二十四小時從來沒有中斷過。從拉煤車的縫隙裡漏出來的煤沫隨著風遊蕩在空氣中,讓人的嗅覺頓時變得遲鈍起來。我喜歡這座城市,更因為這裡是我的傢鄉,我從小長大的地方。
我從來沒有戴過口罩,而你,每次出門或者上街總是離不開它。你總是說,後悔來到這個地方,受不瞭這裡這麼惡劣的環境。從你第一次來到你現在的離開,你就從來沒有適應過。
好吧,你後悔來到這裡,那我們就不該相遇,不該成為朋友。所有的該與不該,現在也已經有瞭結果。你走瞭。
白色的純棉口罩,繡著一個粉紅色的KT貓,這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禮物。裝在一個很精细的暗紅色的木盒子裡,那盒子好像還是新做的,散發著淡淡的木香味。
好看吧?喜歡吧? 你開心地問我,長長的睫毛不斷地眨巴眨巴。
你可愛天真的表情,又一次打動瞭我。 哇!真是太好看,太可愛瞭!送給我的嗎? 我看著那隻像你一樣可愛的KT貓,想確定一下。我已經無法描述自己當時有多激動,反正那天晚上,我是戴著口罩睡覺的。
我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看你的,或許從你轉校來後第一次遇見你,又或許是那一次班級野餐之後。你的座位與我在同一條水平線上,你在左頭,我在右頭。每一次上課,我都會伸長瞭脖子看你在不在座位,看你在幹嘛,看你認真聽課或者低頭做作業的樣子。然後像白癡一樣傻笑。
為此,我被老師點瞭好多次名,還被叫去訓導室。豆子他們還經常奚落我,說我暗戀你,說我膽小,隻敢看,卻不敢上前跟你說一句話。我想瞭很久,總是不承認。我想我就是喜歡看你,其他的我什麼也沒有多想過。那這應該不算是暗戀吧,因為全班同學都認為我喜歡你。
那次籃球比賽,我和豆子代表班級去參加瞭。你來給我們隊送水,一人發瞭一瓶礦泉水。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,因為我發現你給我的是一塊五的娃哈哈,而他們的卻全是一塊錢的康師傅。我渾身充滿瞭激情,充滿瞭气力,我的彈跳也頓時長瞭三分。下一場比賽的籃板球全是我的。因為我看見你站在球場外一個很顯眼的位置。
比賽還沒有完,豆子的腳卻受傷瞭,不得不離場。我看著你扶著豆子的身影漸漸遠去,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失落。豆子是我的好兄弟,他受傷瞭,我不僅沒有關心他,還嫉妒他,嫉妒他得到你的攙扶。上海信用卡取现呵,我是不是很可笑啊。
從那次以後,你跟豆子就成瞭很好的朋友。看著你們經常在一起有說有笑,我偶爾會插幾句話,心裡卻感到前所未有的難過。你們倆在一次看起來更像是一對。我隻能默默無語兩眼淚,獨自空守寂寞時。
我漸漸地對豆子冷淡瞭,跟他的話也越來越少。我討厭他,嫉妒他。而他卻裝作绝不在意,這讓我更加惱火。
這年的夏天好像比以往更加熱瞭幾分,我和豆子本來約好暑假要一起去爬山的。後來,豆子告訴我你也去,我便想退縮。找瞭各種不去的借口。我難道要看著你們在一起嬉笑,然後假裝著也很開心麼?
你要是不去,我就跟你絕交! 豆子一臉嚴肅地對我說出這句話。
這話狠狠地嚇瞭我一跳,我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,更沒有妥協。我裝著不在意地回瞭一句: 你隨意啦,反正我說過瞭,我有事。去不瞭。 我想這話肯定傷害瞭他,他沒有再說什麼,轉身就走瞭。
那天早晨,若給我打電話: 方寧,豆子說他傢臨時有事,去不瞭瞭,我在學校門口等你。
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豆子沒有告訴她我不去。
哦,知道瞭。 我簡短地說瞭一句就掛瞭電話。然後給豆子打電話,沒想到他的電話竟然關機。我開始有點擔心瞭,豆子是真的生我的氣瞭麼?還是另有原因。不管那麼多瞭,我先去校門口找若,她一個人在那裡。
就這樣,我和若一起爬山去瞭。
這是我第一次跟若獨處,我很緊張,又很興奮。總是忍不住偷偷看她兩眼。她開始跟我說話瞭: 豆子傢裡發生什麼事瞭?
不知道啊,我給他打電話瞭,可是他電話關機瞭。 我說話的時候沒有看她北京信用卡取现。但是我知道,她在看著我。
哎,你們倆啊。最近是不是鬧矛盾瞭啊? 她問。
沒有啊,很好的啊。 我裝作什麼事也沒有。
天津信用卡提现行瞭,還騙我啊。你們倆關系以前那麼鐵,現在這樣鬼都能看得出來,肯定有事瞭。 她繼續追問這個話題。
我心裡不斷地念叨:還不是因為你啊。不過嘴上卻不敢說出來。
她貌似看出瞭我的心事,爽朗地說: 你呀,真是太不夠哥們瞭。虧豆子一天到晚還不斷地跟我誇你這誇你那的。
我淡淡地笑瞭一下,沒有說話。我們之間的談話瞬間就沉默瞭。
若的體能很好,好到讓我吃驚。爬到山頂上的時候,我已經累得癱軟在草地上。而她卻還是渾身是勁。
山頂不是很高,但是足以俯視整座城市的風景。清風陣陣,帶著淡淡的青草的香味,吹過我們被汗液打濕的身體,很是舒服。
若在我身邊坐下。她的皮膚白皙透明,像冰一樣。
我們坐的很近,喘過氣之後,我開始和她說話。這次我看著她的臉,她的眼睛。我沒有再逃避。
若。
嗯?幹嘛啊?這樣看著我,好嚴肅的啊。 我盯的若有點不自在瞭。
我有事跟你說。 我還是一臉嚴肅。
什麼事?說吧。 若問。
我喜歡你。 我很直接。
我知道啊。 若的回答讓我不知道該怎樣往下說。
我沉默瞭一下,傻傻地問: 你怎麼會知道啊?
哈。很多人都知道啊。呵呵呵,你看你,有必要這麼緊張麼?我有那麼兇麼?其實,豆子早就給我說過瞭。 若說的很做作。
我頓時好像明白瞭許許多多的事情。糾結地陷入沉思中。
若看我這個樣子忍不住大笑: 你怎麼瞭啊?今天咋這麼緊張呢?放松,別影響你的表現。現在這裡就是咱們兩個人,你有啥話,盡管痛干脆快地說出來。 若的性格就是這麼開朗,她的笑很幹凈,很清澈。
可是 可是你跟 .. 我還沒結巴完,她就打斷瞭我的話。
我跟豆子,是吧?你可真能想,豆子不是你最好的哥們麼?你連他都不相信。
不是,我就是 ..
好,你不用說瞭。我現在跟你澄清一下。我跟豆子就是純粹的好朋友。我們在一起談論最多的話題還是關於你的。
關於我什麼啊?
豆子知道你喜歡我,所以就客串瞭一下紅娘唄!他靠近我,還不是為瞭你啊!哎。現在好瞭,豆子是自作孽啊。 若故作感嘆。
我越聽越聽難受,破刻就想到瞭豆子, 真的啊。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肝膽瞭啊!看來我真的錯怪他瞭。我給他打個電話。 說著,我便拿出手機。
不用打瞭,他真的是生你的氣瞭。現在手機肯定關機。 若說的是對的。豆子手機依然關機。若又接著安慰我: 沒事的,別擔心。豆子不是那種小氣的人,回去跟他好好說說。
哦 我簡短地回答。突然又發覺我表白的氣氛已經變味瞭。於是便真的放松瞭, 若,你覺得我怎樣?
你啊,還行吧。長的挺帥,人品呢,也還不錯。 若看著淡藍色的天空,若有所思。
那總體來說,就是還不錯? 我問。
嗯啊。
那你喜歡我嗎?
應該喜歡吧。
這樣的回答已經令我甜心翻滾瞭。我繼續追問: 那我讓你做我的女朋友你會拒絕我麼?
若不知該怎樣回答,她還是專註地望著藍天。我們陷入瞭沉默。
過瞭良久,若莫名其妙地問我: 你會欺騙我麼?
若怕欺騙,因為她受過傷害。她喜歡過一個男孩,卻也被這個男孩深深地欺騙過。關於這個男孩和她以前的事,若沒有多說。我看得出來,她不想再回憶起過去。
我們在山頂呆瞭有四五個小時,聊瞭很多。下山後,我便帶著若去找豆子。
你為什麼總喜歡戴著口罩呢? 我看著若的眼睛。
那你又為什麼從來都不戴口罩呢? 若反問我。
我說我從小在這裡長大,若很同情我。
這個地方一直都是這樣的麼? 若問我。
是啊,從我出身到現在幾乎都沒有什麼改變。 我回答。
哦,那這麼糟的環境十幾年都沒把你給污染瞭啊。你看你,白白凈凈的,真不像是這裡的人。 不知道若是在抱怨在這裡的生活,還是真的在誇我。
若說她聞不瞭這裡的空氣,其實她以前根本沒有戴口罩的習慣。或許我該同情她吧。一個生長在南方水土的水靈女孩子,根本就不應該來這裡。
從明天起,你北京信用卡取现也跟我一起戴口罩,可以嗎? 若天真地問我。
我真的好開心。從明天起,從現在起,我願意一輩子跟你一起戴口罩。這是我長這麼大以來想過的最遠的一個問題。
我們在一起很開心,從沒有過一次的爭吵。我是比較隨性的人,好些事情都缺乏主見。而若跟我正好相反。她很有性格,也很有主見,我們之間所有的事都是她拿想法的。
若叫我帶她看日出,我無奈地答應瞭。我在這裡生活瞭十幾年,從來沒有看過這裡的日出,也從來沒有見過、聽過誰想要看這個煤城的日出。我要感謝若,感謝她讓我第一次發現我的傢鄉會有這麼美的日出。
我和若約定,每個周末的早晨我都會帶她看日出。我們是整個城市裡唯一的一對看日出的人。我們一起逛街,一起爬山,一起打球,一起做作業
可是若,你離開瞭。我們之間所有的一切終結瞭。
我爸因為工作的原因要被調去上海,所以,我也要走瞭。 凌晨五點鐘,太陽還未跳出地平線,橘黃色的光暈渐渐地從天空的一個角落裡遊散開。我的心卻一下子纏滿瞭煤雲。我畏惧你說這句話。
我沉默不語,望著那鮮艷跳眼的朝霞,眼神裡卻是一片死寂。
你說要走,那就一定會走。這是我最瞭解你的地方。我要把你送我的口罩還給你,你說不用瞭,這裡空氣不好,讓我自己留著用。我苦笑瞭。
太陽還沒出來,我們之間的談話就迅速地結束瞭。我跑開瞭。你站在那裡。
這是我跑的最快的一次。我穿過大街小巷,一口氣跑上瞭市裡最高的商場大樓頂。我脫下身上早已濕透的襯衫,光著膀子,大聲地喊著你的名字。我把純白色的口罩使勁地拋出瞭天空。
晨風很大,依然帶著淡淡的煤灰味。口罩飄走瞭。  贊
(散文編輯:可兒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六年江门私家侦探瞭,六個暑假,整整六個暑假,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,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不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章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瞭看的病,醫院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,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,麥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章)
縣裡有個會議,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634316
  
   ?mod=space&uid=36144&do=blog&quickforward=1&id=2136
  
   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1465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84486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35410
  
   ?tid=294446
  
   
  
   
  
   
  
   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36110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068230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852
  
   ?mod=space&uid=146246&do=blog&quickforward=1&id=43994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068229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36109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851
  
   ?mod=viewthread&tid=1901029

0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兵

Rank: 1

发表于 2015-6-10 16:55:17 |显示全部楼层
好帖要顶,楼主的头像还是不错滴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4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5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6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7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8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9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10#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联系我们|手机版|Archiver|博你发

GMT+8, 2017-10-18 04:22 , Processed in 0.10345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 X2.5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