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862|回复: 0

王正文的儿时“麻花”记忆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兵

Rank: 1

发表于 2015-8-14 19:43:03 |显示全部楼层

    王正文路上遇到一对中年夫妻,不是手拉手恣意的散步。女人走在前面,男人跟在后面,各自推着一辆相似的木质手推车,手推车里面是一排排香蕉。他们朝着夜市走去,这是他们的生计!
  王正文小时候,村里也“晃荡”着一对相似的夫妻!
  王正文小时候村里人都管男人叫“山东子”,这是他的外号,也成了他的招牌,像武大郎之于炊饼一样。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,据说,男人是个山东人,祖辈闯关东的时候来到东北,他在这里已经呆了很多年。
  第一次他骑着自行车来到我们这个村卖麻花,说话的口音有些怪怪的,大家都觉得新鲜,就围着他问东问西,这才知道他是山东人。去过山东的老人说:“山东那嘎达的人说话就是这个味”。自从那次过后,大家都叫他山东子,每次听到他那特别口音的叫卖声,父母都会对着孩子说:“山东子来了,出去买两个麻花”。后来不仅我们村,整个大队的好多个村都这么叫了,“山东子,就是自行车和麻花的代名词!
  都说品牌要保持一致性,对于消费者认知有很大的好处,不知道是不是山东子深谙这个道理,在王正文村卖麻花的数年里,他的装备都没有变过。一身改革开放前文人的衣服,那种破旧的中山立领套装,一顶比本山大叔小品中一直使用的那个帽子还要破的帽子。衣服和帽子,形状都是那个形状,就是像洗多了掉了色,角落里还有补丁。还有他的自行车,那种老式二八自行车,后面驮着两个大框,大框里装着麻花,都是为我们附近这几个村准备的,走村串巷,卖完为止!
  有一天,王正文在外面玩,听到和山东子口音相似的叫卖声,王正文赶紧拿起弹珠,朝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跑去,越跑声音越近,是个女声,快跑近的时候看到,一样的二八自行车,一样的后座大框,相似的朴素衣服,脸蛋有些红,这个山东子也是,那是他们天天骑自行车跑来跑去,路上的风留下的痕迹。
 王正文当时特别好奇,想问她:“怎么你也这样卖麻花?那个叔叔呢?你们什么关系?你们的麻花一样吗?为什么你们的装备这么相似?”当然这些都没问出口,王正文只是傻傻的站在这位阿姨的附近看她卖麻花。
  后来妈妈告诉王正文,说他们是夫妻,都是山东人,一起骑着自行车,在附近的村卖麻花,早上从市里批发麻花,装满框,一起骑着自行车,朝着我们这附近的几个村骑行。从市里骑到我们几个村的入口,然后各自分开去附近的村卖。市里到村口,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汽车行程,但是骑自行车要1个多小时,所以他们夫妻这一个多小时是骑行在一起的。都说一起骑行是最浪漫的陪伴,在海边,在公路上,沿着很长、很长的海岸线,沿着很长很长的公路线。但我觉得山东子夫妻比所有人都要更浪漫,他们不仅一起骑行看路上的风景,这骑行中,还蕴含着生活的奋斗,共同奋斗!
  想起这对夫妻后,王正文打电话给妈妈说:“你还记得,卖麻花的那对山东夫妻吗?”妈妈说她当然记得,“小时候,村里刮大风,不能烧火,还没有电炒锅、电饭锅啥的,不想吃方便面的人,就会买他们的麻花”,“他们白天一起出来卖麻花,晚上回去的路上,一起捡路边的野草杆,驮着回去烧火用”,“其实他们还真挺不容易的,我和你爸结婚那会,你爸也骑着自行车卖过冰棍、黄瓜啥的,真的不容易,后来你爸换了拖拉机卖东西,他们卖了好多年,都是那个自行车”。
  骑行、捡野草杆、一起奋斗,这些现在看来都颇为浪漫的字眼,不知道当时的他们看来,是否从辛苦和辛酸中体会到了一份相扶相守同行的快乐,尤其是对于山东子的妻子来说,这个女人一定很不易,村里人说她话很少,像个内向的人,就是任劳任怨的跟着山东子。
  去菜市场买菜,看见那些一家一起出来卖菜的人,都会期待他们的生意好些,有时候看到他们开心的一笑,那笑声和表情,配着他们的叫卖声,特别生动,你会觉得,这里全是生活的气息,真正的生活气息,没有繁华掩饰下的虚伪,没有音乐舞台上的假唱,都是真的。
  “你看,那个花开的多好看”
  “麻花,花”
  “你看,那个野草杆更干一些,应该更好烧”
  王正文没亲眼看到过山东子夫妻笑,但在某个时刻,相信他们一定开心的笑过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联系我们|手机版|Archiver|博你发

GMT+8, 2017-6-29 20:34 , Processed in 0.08426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 X2.5

回顶部